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 0952-607917919

  • 015-29478678

  • 湖南省株洲市融安县然均大楼135号

  • admin@airport-burlington.com

  • 11640683452

新闻资讯

陶行知引起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注意“华体汇”

发布日期:2021-06-02    已浏览 次    发布者:华体汇

本文摘要:1928年6月,程本海、操正球、王琳等国民党党员被陶行知派往浙江帮助创办湘湖乡村师范7月,杨效春退休同年秋,张宗麟辞去南京市教育局工作,专任晓庄师范生活指导部主任。联署文章发布前四天,陶行知离开香港,乘海轮前往伦敦参加世界新教育年会的8月10日,中国共产党在巴黎出版的中文报纸救国时报发表了毛泽东对章、陶、邹、沈四、救国会全体会员的公开信,说:真诚希望联合,共同斗争,拯救祖国的生命。

早在大革命时期,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活动就引起了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注意。周恩来在1944年党的六大研究和1949年学习毛泽东的两次报告中,云代英曾给毛泽东写过信,建议陶行在乡下学习。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集团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很多共产党人和革命大众被杀害,中国共产党被转移到地下,从城市转移到乡下。

晓庄师范

陶行知此时开始接触中国共产党人,与他们建立了密切的联系。特别是在抗日民主革命运动中,他始终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与共产党人同声相应,风雨同舟二十年。

陶行知道,1891年出生,安徽省涉县人,中国现代伟大的教育家、思想家。辛亥革命前后上南京金陵大学,在毕业论文共和精义中认识到人民贫困,不是教育,而是富裕的人民愚蠢,不是教育,而是智慧。1915年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留学,回国后与其他教育人员合作,构建高效的公共教育体系,使全中国人民接受教育。1917年回国,倡导生活教育理论,南京晓庄师范、上海山海工学团、重庆育才学校和社会大学相继成立。

为了适应社会和时局的变化,开始了平民教育、乡村教育、普及教育、战时教育和民主教育运动。他出生在贫民家庭,对普通人的需求有异常的理解和同情,因此在思想和行动上更接近中国共产党的理想和追求,在九一八事件发生后,与中国共产党人有了广泛的联系,团结了文化教育界的进步者,在上海成立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在重庆成立了中国民主政团联盟,为了赢得民主建国,与国民党当局坚决斗争。1946年7月25日在上海突然死于脑溢血。

后代的编辑是陶行知全集,共计12卷,600多万字。晓庄支部于1926年12月,陶行知发布中国乡村教育改造宣言书,称招募百万基金,招募百万同志,创办百万学校,改造百万乡村。

为此,他于1927年3月15日在南京近郊创办晓庄试验乡村师范,培养具有改造社会精神的新型乡村教师。学校招生广告明确表示,欢迎愿与农民共同努力,增强农民生产力,发展农民自治力的青年学生。

晓庄师范以罕见的学校理想和目标,吸引了改造社会理想的进步青年学生,特别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接受了年轻共产党员和共产党青年团员。最早来到晓庄师范的共产党员是张宗麟,新中国成立后任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司长、计划财务司长。

他在南京东南大学教育科学家陶行知和陈鹤琴,1925年毕业后在浙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5月,南京市教育局第三科长陈鹤琴聘请助理,同年秋,陶行知聘请晓庄师范指导员。张宗麟在四一二政变后失去联系党组织,却暗中一直支持校内有革命倾向的青年学生。

1928年初,领导学生爱国运动被江苏省如皋师范学校开除的学生党员刘季平、石俊、汤浴、马名驹、浙江青田中学毕业后,在乡村领导农民运动中受到迫害的共产党员叶刚,不约而同地进入晓庄师范。他们五人马上联系南京市委,同年夏天秘密成立晓庄支部,刘季平任书记。

同年秋天,在中国共产党浙江省委员会工作的共产党青年团员徐明清进入晓庄师范,之后成立共产党青年团晓庄支部,担任团支部书记。刘季平在新中国成立后担任教育部副部长、国家图书馆馆长。

他在1982年回忆道,陶行知道在晓庄师范实施民主办学。校内除共产党地下组织外,还有两个公开的政治派别。

一个是国民党晓庄区分部,在国民党的许多派系中属于改组派,没有跟随王精卫完全背叛革命,对蒋介石集团的逆行不满,与江宁县党部的关系相符。二是信奉国家主义的青年党,人数不详,核心人物是掌握学校教务和培训大权的生活辅导部主任杨效春,反对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

南京市委指示,集中力量,发动群众,赶走杨效春,对国民党晓庄区分部采取分化解体战略。1928年6月,程本海、操正球、王琳等国民党党员被陶行知派往浙江帮助创办湘湖乡村师范7月,杨效春退休同年秋,张宗麟辞去南京市教育局工作,专任晓庄师范生活指导部主任。在接下来的一年半里,中在几乎没有干扰的环境下迎来了组织发展的黄金时代。中共晓庄支部积极支持陶行知领导的乡村教育和社会改造活动,陶行知非常赞扬刘季平、叶刚等青年学生的能力和态度,在晓庄联村自卫团、禁赌戒毒委员会、晓庄剧社、乡村信用合作社等各种乡村组织中委负责。

刘季平到学校不到半年就被任命为联村自卫团副社长,领导附近的村庄巡逻,守夜,开展禁止赌博禁毒等活动。叶刚、谢纬棣、郭凤韶等中共党员在田汉率领的南国剧社到晓庄演出后,开始成立晓庄剧社,创作一部反映农民生活的剧,陶行知与他们一起登台演出。截至1930年初,晓庄共产党员和共产党员各有十几人,共有三十多人,占全校学生人数的十五%以上,他们的革命知识、活动能力、领导经验在南京市委部下属支部相当优秀。

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李维汉在回忆和研究书中说:该校党支部领导党员和积极分子深入农村进行调查研究,开始附近农民组织联村自卫团。南京市委在1930年2月2日的工作报告中说:学生分部有相当大的生活,以晓庄为最好,他们的工作是农运。晓庄支部的工作得到了上级党委的充分肯定。

1930年2月,刘季平调任南京市委宣传部长,南京市委安排他到上海学习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的工作方法和斗争战略,他回到南京后,晓庄分部率先成立南京分会,200多人参加了成立大会。时任江苏省委农委主任陈云考察南京党的工作后,说:自由斗争有7所学校有大众基础,其中以晓庄为最好。4月5日,晓庄支部领导城内中学生游行示威,支援和记洋工人罢工,反对日本军舰停在长江的红五月运动中,以晓庄支部为中坚的革命青年学生,执行省委和市委部署,召开飞行集会,贴上革命标语,发行革命传单。国民党当局命令关闭晓庄师范,逮捕了30多名进步学生,其中石俊、胡尚志、叶刚等10名党员被杀害。

陶行知道同情并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他在护校宣言中痛苦地说:革命的教育破坏了所谓革命政府的手,主张晓庄是同志的结合,不是少数个人的私有品,逮捕了几个人,不能让他动摇。他相信晓庄的种子已经遍布全社会,在人不在的地方,已经有了晓庄的生命,我们没有想到人类有什么势力,可以拔掉他们。左翼阵地1930年4月12日,陶行知自己创办的晓庄师范被国民党当局检查,平日护理的热血青年相继被逮捕和杀害,自己也被通缉流亡日本。经历了国民党的白色恐怖统治,陶行知道反省了晓庄师范超越政治上的教育救国理想,对现实政治表示严重关注。

1931年春天,他秘密回到上海,在九一八事件的刺激下,与党领导的文化界进步者建立了更加密切的联系,参加了国民党文化专制的斗争。时代申报社长的历史量秘密聘请陶行知和黄炎培、戈公振一起担任社长顾问,推进报纸舆论积极转向抗日救亡的时代主题。

从1931年9月开始,陶行知以申报自由谈论栏为阵地,以笔名连续发表了100多篇杂文,其中一半批评国民党政权。针对蒋介石热闹必先安内的政策,针锋相对提出安内必先热闹,反对国民党对共产党和进步人民的压制,对考试院长戴传贤救国不忘读书的谬论,鼓励青年学生读书不忘救国,支持他们的爱国运动。1932年春天,在冯玉祥的推动下,国民党取消了陶行知道的通缉令,以公开的身份开展了社会活动。

由于当局拒绝归还晓庄师范学校的生产,徐明清、王洞若、张劲夫、董纯才、戴自己、孙铭勋、张健等晓庄党团员和进步学生聚集在上海,跟随陶行知继续开展生活教育实验,前期开设儿童科学通信学校,开展科学婚姻运动,后在上海农村开设山海工学团、朝更工学团和光华工学团,在市内开设女工学校、劳动幼儿园,开展工农教育运动。刘季平当时在党领导的左翼文化总盟负责教育新闻工作,与陶行知道和晓庄同学的联系更加紧密。

陶行知领导的上述教育机构成为党领导的左翼教育者联盟的核心力量,徐明清和王洞若相继担任教育联盟的负责人。同年,刘季平被捕入狱,陶行知讯立即筹集五百大洋聘请律师为其辩护。1935年徐明清被捕后,他全力挽救。

很多晓庄同学在陶行知在陶行知身边,一边负责教联工作,前段时间有不少进步学生加入中国共产党。陶行知从他们身上了解了共产党人的理想和追求。1933年3月,陶行知与上海文化界进步者一百多人开始了纪念马克思去世50周年的活动,联名发表了马克思去世50周年纪念会的缘分,主张对这个现代伟大的思想家表示衷心的敬意,同时提倡研究自由、思想自由,打破了中国学校界近年来的思想和团体壁垒。

1934年,对蒋介石强制销售所谓的新生活运动,文化教育界出现了尊孔读经、复兴文言的逆流,陶行知与共产党宣言中文译者陈望道先生等共同开始了大众语言运动,着文倡导知识分子参与大众生活,在大众语言进展的基础上努力写语文一体化的大众文,同时主张将生活符号普及给大众,大众自己创造语文一体化的大众文。1935年九一八事件发生后,国内外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国民党与日本帝国主义者签订塘沽协议后,又秘密签订了卖国的何梅协议,加深了中华民族的危机,国内抗日救亡运动空前高涨,党领导的左翼文化运动迅速转向文化界抗日救亡统一战线。同年12月12日,陶行知与马相伯、胡愈之、沈钧儒、邹指挥奋、王造时、李公朴等280多人联名发表了上海文化界救国运动宣言,提出了8项抗日主张。

沈钢儒回忆说,最初是陶先生、胡愈之先生和我在吕班路胜利酒店约会上海各大学教授和文化界人士广泛签名发表的。1936年1月,上海文化界救国会通过陶行知草拟的上海文化界救国会国难教育方案2月,以陶行知创立的教育机构为中心成立国难教育社,通过国难教育社成立宣言,张力夫在国难教育社担任党团书记。海外宣传1936年5月31日,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在上海成立,陶行知和宋庆龄、沈钧儒、章乃器等15人被选为常务委员。

7月15日,香港生活日报发表了救国会四位领导联署的团结御侮的一些基本条件和最低要求,积极应对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八一宣言。陶行知在团结御侮文件的序言中说:团结御侮一文,胡愈之先生起草,我修改,邹指挥奋先生和香港先生签字,上海最后修改,沈钧儒、章乃器二先生签字发表。联署文章发布前四天,陶行知离开香港,乘海轮前往伦敦参加世界新教育年会的8月10日,中国共产党在巴黎出版的中文报纸救国时报发表了毛泽东对章、陶、邹、沈四、救国会全体会员的公开信,说:真诚希望联合,共同斗争,拯救祖国的生命。

25日,救国时报以欢迎陶行知先生游欧为题,介绍他这次欧美之行的目的,除了参加新的教育年会外,还将游历欧美各国,向国际社会汇报中国现状、中国群众文化运动和中国人民救亡运动,粉碎日本帝国主义在国际社会的虚假宣传,让世界爱好和平的公正人士明确了在中国发生的一切。1936年9月3日,陶行知和钱俊瑞、陈铭枢、王礼锡、熊式一等出席布鲁塞尔召开的世界和平大会,并联名致信大会主席请国际和平会议尽快派代表来华,在全会议和中国全国委员会之间发挥联系作用。

陶行知道,在欧美两年多的时间里,对华侨和留学生全面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推进全欧、全美华侨救国会的成立。1936年9月20日,他在全欧华侨抗日救国会成立大会上,再次说明了团结防侮的一些基本条件和最低要求,首先停止内战,军队的责任是保护国家领土,不是杀死自己的同胞,其次是抗日不能由国民党一党承包,全国人民要建立统一战线陶行知还拜会了各国的进步团体,广泛结交了爱好和平的正义者,寻求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他有关美、英等国输给日本军工材料的研究成果,在1937年6月初出版的美国参议院公报中,引起了美国朝野的巨大震动,有力推动了相关国家政府禁止日本。1937年12月13日,他通过自己的领导、哥伦比亚大学闻名世界的实用主义哲学大师约翰·杜威联系了爱因斯坦、罗素、罗曼罗兰、拉甘地等世界着名学者和政治家,联名发表了对日本侵略中国的态度,也称杜威宣言说:建议各国人民组织志愿者抵制日货运动,拒绝出售和运输。把军火送到日本,在停止对日本侵略政策的合作的同时,用一切可能的方法帮助中国救济,加强自卫,直到日本撤退在中国的武力,放弃征服和政策。

在救国时报总编辑吴玉章的陪同下,陶行知于1936年10月30日和1937年2月15日在伦敦墓地拜访了24748号马克思墓,写了诗说:光照万世,宏论唤醒了天下。二四七四八,小墓葬伟大。1938年6月25日回国前夕,他第三次仰望马克思墓,深刻表达了对马克思的崇敬和对马克思主义的敬仰。1938年8月31日,陶行知回到香港,作为国民外交使节,得到了社会各界和共产党人的高度肯定。

9月2日,香港各界举行盛大欢迎会,邓颖超、何香凝、何艾龄等数百人出席。10月1日抵达汉口,次日新华日报以陶行知老师昨日归国抵达汉,谈及各国援华运动为题,热烈报道他在国内外的公关活动。10月5日,周恩来同志见面,介绍了国内抗战状况和延安解放区的状况,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当天的备忘录上写了关于陕北的情况,蒙其指示很多的文字。

一面旗帜于1939年7月,陶行知在重庆北碚创办育才学校,招募有特殊才能的战争困难儿童,培养抗战建国人才。该校接受了许多中国共产党员,许多重要职位由他们担任。陶行知邀请吴玉章、秦邦宪等中共高级干部上学,与南方局正副书记周恩来、董必武交往密切。

1940年9月23日,周恩来带着邓颖超专业访问育才学校,为孩子们提出了世代胜过世代的问题。育才学校实行劳动生活、健康生活、政治教育和文化教育,与当年自由办学的晓庄师范有所不同,学校戏剧集团、音乐集团多次在重庆公演,美术集团在重庆展览,以多种艺术形式宣传抗战建国和民主运动。

陶行从1938年开始担任国民政府的第一届和第二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积极建议国家。1941年初,皖南事件发生后,他在备忘录上全文抄写了南京王伪政权1月17日的广播通信,悲愤地写下了亲快乐这个词。

同年3月,与沈钧儒、黄炎培等民主开始成立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共同文化界进步力量,支持共产党全民族抗日主张,加强国内团结,实践民主精神,呼吁与国民党专治斗争。1944年9月,中国民主政团联盟在重庆召开全国代表会议,更名为中国民主联盟,10月发布对抗战最后阶段的政治主张,响应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抗战胜利后,陶行知道与中国共产党人同声,在重庆和上海积极参加反独裁、争民主、反内战、寻求和平的运动。

1945年6月下旬,他与沈钧儒、张申府联名给毛泽东和周恩来打电话,说:两位老师和大家友好多年来坚持国家人民的立场,促进国家社会社会的进步,群伦崇行,依赖国家。他不能访问延安,但毛泽东无视个人安全危险与重庆国民党谈判期间,往来有效于和平奔走。10月11日毛泽东回延安,与社会各界人士欢送机场,与毛泽东、张治中等拍照纪念。11月开设民主教育月刊,发表民主民主教育两篇文章,指出真正的民主必须包含:一、政治民主二、经济民主三、文化民主四、社会民主五、国际民主认为毛泽东写的新民主主义论、中国民主同盟临时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纲领都是实现真正民主的路线。

国民党当局无视国内空前高涨的反独裁、争夺民主、反内战、寻求和平运动,秘密杀害民主听取和李公朴,在昆明制造了压迫学生爱国运动的一二一惨案。陶行知勇敢地走上街头,与重庆各界人士一起在长安寺公祭昆明惨案中受害师生,国民党特务又制造了比赛场口惨案。1946年4月,育才学校搬迁抵达上海后,受到上海人民反独裁、争夺民主、反内战、寻求和平运动的影响,陶行知在100天内,在学校、工厂、街头发表了100多场演说。

6月23日,上海150多名人民团体在北站广场召开反内战大会,欢送代表向南京请愿,陶行知在10万人参加的集会上发表说:与平民主不可分割,我们不仅要停止内战,还要赢得民主。25日,他代表中国民主同盟召开记者招待会,要求美军立即撤离中国,美国停止对国民党政府的一切援助,等待停战和联合政府的实现。陶行知道在上海工作生病,1946年7月25日突然死于脑溢血。

陶行知

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共领导分别电悼陶行知先生家属,延安解放日报和重庆新华日报继续发表纪念文章,报道延安、重庆、上海、纽约等地举行的纪念活动。特别是8月11日,延安召开了两千多人的纪念大会,时任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发表了长篇讲话,陶行知在九一八事件后参加救国会后,他的政治立场非常明显,政治上他和中国共产党成为民主运动中的亲密战友,他从多年的实际经验中深刻理解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民主运动的骨干,了解了共产党的大公无私,共产党的主张是正确的,共产党在为人民和民族的利益奋斗时坚强不屈,所以不怕压迫和共产党一起奋斗。

最后,陆定一呼吁200万中国共产党党员也要以他为榜样学习。陶行知在民族民主革命中始终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至今仍是辉煌的旗帜,许多知识分子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肝胆相照,风雨同舟,致力于实现伟大的中国梦想。作者:王文岭,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陶行知年谱长篇凌文,安徽陶行知纪念馆馆长。光明日报2020年08月10日11版编辑:黄钰涵。


本文关键词:华体汇,晓庄师范,他在,日本

本文来源:华体汇-www.airport-burlington.com


Copyright © 2005-2021 www.airport-burlington.com. 华体汇科技 版权所有    ICP备73765380号-3